三套车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三餐!

拍这组《三餐》的初衷并不是想消费贫困,所以我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因为一个地方习惯性的被贴上“贫困”的标签之后,当地人好像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在拍摄过程中,孩子们也并没有难堪、难过,而是一种无所谓。
也许在山区的小朋友还没有见到外面世界的时候,他们是快乐的;也许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时候,我们也习惯了眼前的幸福生活。这就好比平行时空中的两个世界,然而世界并不完美,童年也不都是幸福的,这就是事实,并不是大家心血来潮,发善心去捐款、去救济就能解决的。
但是对于群山之中,偏僻而贫穷的大山深处,难道就不需要捐助吗?答案是:需要。可是,那些捐助似乎也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大山就像一个保护区,建立了一道屏障。贫穷成了这里最珍稀、最具观赏性的东西。
于是经常会有揭露性的报道提到,“国家级贫困县”不仅有来自政府的资助(据官方资料,这里的政府在2007-2012年累积投入276.5亿元改善民生),还有不断涌入的慈善捐款,而这座大山几乎是中国NGO去得最多,也是公益资源最多的地区,光大大小小的基金会就有几百家。可结果却是,当地人变得习惯于领援助,不愿外出打工,因为躺着也能有饭吃。而懒惰还滋长了吸毒贩毒、拐卖儿童的恶习。当然这并不是全部,却是实实在在看得到的例子。
比如引起广泛关注的最悲伤的作文《泪》,其实就是一面镜子,不管是语文老师写好让孩子照抄的,还是就出自孩子之手,这些内容都是真实的毫不夸张的写出了大山深处的孩子所要经历的远比其他孩子更为艰苦的人生。
在这里无限制的生育、糟糕的卫生环境、稀缺的教育资源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而孩子却还要面对父母因为吸毒贩毒坐牢,或因为艾滋病等疾病病逝,而不得不肩负起一家老老少少的生活。与之相比,路途遥远的上学路好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诚然,这里普遍贫困的现状,与这里贫穷的多样化不无关系:自然条件恶劣,地远路偏;交通闭塞导致物资交流和商品输出的困难,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但是靠穷吃穷更可怕,当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基金会,将对这里的同情心变成了当地人的饮鸩止渴的时候,一定程度上,恰恰造成了越扶越贫。没有脱贫的志向,再多的钱也只会被挥霍。
至于大山深处与外面世界的差距是什么,其实真的不是经济,有报道指出这里的财政收入居全省第二,所以真正的差距其实是教育。一个社会人民的教养有提高了,这个社会的文明就才会进步。纵观中外历史,一个文明社会的建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需要长期从文化教育等一点一点的去改变。
所以大山的问题,不是逃避不闻不见,不是盲目的慈悲善良。这些问题需要自己来解决,就像索朗旺姆在歌中唱的一样:我要走出大山,去看美丽的世界。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历时三年,22次进藏!
镜头下的他们无比的虔诚!
我和他们一样,一样虔诚的在进行我的拍摄计划。只是他们向左,我向右!
关于信仰,有文人这样写道:只有你愿意相信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奇迹方会降临于你。我们总在试图说服别人相信我们的解释,我们认为越多的人相信我们所相信的事情,那事情就会变成真的。
但事实绝非如此。
譬如真正的佛教教义到底是什么,藏区流行的密乘佛教又是什么?当我们更愿意把宗教的东西鸡汤化的时候,回过头来看,这些种种往复又岂是一句“心怀善念,万物皆灵”之类的心灵鸡汤所能概括的?
当我们只是把藏区的“蓝天白云”与“淳朴民风”这些表面现象当成了藏区佛法本身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这些粗浅的外壳,牵强附会成了信仰的本质。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我们暂时远离了钢筋水泥的喧闹,来到了一个相对宁静的环境,内心获得某种程度上的放松而已。而藏传佛教真正的精髓其实是实修,这种一念执着的修行方式,其实是用自己最衷心的真诚来实践生活的哲学。
就像很多人知道色达,只是因为画面中定格的满山小红屋和天葬台上空盘旋的秃鹫,却忽略了在雄伟的群山之间,在碧蓝的苍穹之下,这里更传承了信仰的最本真的模样:慈祥温暖的僧众与随风飘扬的经幡,累世的光景与俗世的梵音,由此心生眷念,再难割舍。
众所周知,藏族是一个全民信佛的民族。在这里,信仰不仅是佛堂里的朝拜,而是一种生活日常。
无论是在寺庙旁,还是在街道边,或者在山路上,都不乏磕长头的人群,那样虔诚的顶礼膜拜,让人深受感染,因为信仰就在心中。
这里还沿袭着天葬的传统,几乎每天都会举行。这是一种非常严肃的意识,在藏族文化中,秃鹫是“空行母”的化身,也是“比丘”的化身;天葬台是投生为神、人、阿修罗三善趣的巨台和门梯。当桑烟升起,秃鹫自天而降,在它的指引下,将带着灵魂与肉体飞往天堂。
藏传佛教独特的生死观,让人们懂得人自出生开始就面临死亡,而死亡并不是终点,而是另一轮回的开始。因着这样的信仰,今生的福报是来世为人的起点,所以大多数藏民都很淡定生死。这或许可以解释藏民对大自然格外的尊崇,因为他们不愿为了今生透支来世,他们更愿意相信,施舍是相互的给予,是一种平等的互换。
当长久以来的夙愿变得触手可及,那片红色海洋也似要将人吞没。藏区的魅力并非来自想象,而是自你踏上佛国净土的一刻起,至始至终都洋溢着的温暖与感动,它就在那里,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置身于这样的人群中,你会更加慨叹生命的弥足珍贵。

1℃:

Jimmy hE-FAKETO:

“一叶一菩提”

菩提本无树,非风在动,是心在动,是禅也。

在里说垭口记录到的景色,和曾经看到的一幅画很像,上边那段字就是那幅画的题跋,不知道有谁看过那幅画没。

——里说垭口,川西,Aug 18th